今天,得到罗胖、CEO脱不花、产品技术总监快刀青衣开了一次例会,深度复盘了这次跨年演讲,总结了非常多的经验教训,值得所有关注这次跨年演讲的人一看。

首先是罗胖上场,先说得到从跨年演讲到现在一周多一点的时间,得到用户增加了120万。

今年跨年演讲的时候讲了一个超级用户思维,本质上大流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每一个得到的用户都是我们的超级VIP,我是不会用流量这个概念来看待我们的用户的。所以公司要承担起这样的角色,给每一个合作者和用户赋能,既然内部都能知道的事,为什么不能让用户知道呢?当然这也是倒逼我们做好人的一个机会了。大家都知道跨年演讲上推荐了一本书,叫《原则》。《原则》的这个创始人,他在公司里面彻底执行一种叫透明的公司制度。它透明到什么程度?有一次他们要进行一次并购和甩卖,他们一个部门要卖掉,这样的事情你怎么能事先在没想好的时候就让这个部门的同事知道呢?他们坚持这样做,先让这个部门同事,告诉你,我们正在考虑是不是要把你们这个部门卖掉,包括在决策过程当中,所有的思考、开会、争吵、都让他们知道。所以这是一个彻底的执行这种透明制度的一家公司,所以我们也想向他们学,只要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能跟用户讲的话,能跟同事讲的话,我们就能对用户讲。

接着得到CEO脱不花上场。

得到技术同事在提前3个月就已经进入了一个备战备荒的状态,所以当天他们非常失望,他们说你们所制造的流量只不过是我们筹备的八分之一。

跨年演讲的用户没把他们拉爆,说明这是一个公司反脆弱的过程:从你非常担心拉爆,经常出bug,到因为你出bug,开始进行修复,最后修复到远远超过你应有的水平。

新加入得到的用户质量非常高,我们会发现大家迅速找一些好的书,一些非常有深度的内容来看,我们就踏实了。进来的用户一闻味儿,对,是自己人,这个过程非常重要。

从跨年开始到现在,连续超过了100万日活,有一个很大的提高。

优酷从31号晚上开始到昨天,付费观看的用户有900多万人次。

跨年演讲放到得到内,一周之内,这个播放量超过了500多万次,得到总共1400万用户。

这周用户涨到1450万了。

订阅专栏也有非常好的增长,整个订阅专栏消费达到了238万份,打开率也在持续上升。

跨年演讲期间得到上线了一个活动叫立志日,你能不能连续30天坚持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每天打开得到,我们就给你发一个红包。1号有36万人参加了,到现在7天,只有14万了,也就是说22万人已经掉队了。

这就是产品的情况,另外再聊一聊时间的朋友的跨年演讲。

说实话,每年的《时间的朋友》除了第一年我确实是在操作上参与的比较多之外,从去年开始,我就已经属于没啥事儿干的了。我和快刀虽然属于联合创始人,但其实我们俩在现场就是散兵游勇。

关于跨年演讲,第一点要说的是,时间的朋友非常的难。

因为一万多人的现场活动,前段时间它搞了维密秀,才3000多人。

在梁宁的课程里面,她特别强调一个东西,你成为一个好的产品经理,你有产品思维的一个重要前提叫有同理心,这个东西是很难被训练的。所以产产品经理选拔更重要,就是说他得是天生能够换位思考,具有同理心,能够对别人的感受触摸得到的人。

为什么对时间的朋友,我们要从同理心来谈呢?

我们有500人、1000人的活动,这些活动的定位是完全不一样的。你参加一个100人的活动,和你参加一万人的活动,这个感受是不一样的。作为我们设计这个产品的人来说,我们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和强大的同理心,你才能转过去。英语有个谚语叫我要穿他的鞋,坐在他的位置上,你才能理解他是以一万分之一的时候,他的获得怎么样,感受是什么样的,什么是好的,什么事不好的。百分之一的时候,获得感是什么。根据我的经验,百人以内的活动需要的是亲密感,如果你做一两百人的活动,最重要的是现场的搭建,座位的摆放,搭不搭台子。比如今天上午开会,说我们要开一个150人的活动,在一个普通的大厅里面,后面的人有点困难。因为前面人会挡住他,他看不见主讲人,这时候主讲人在台上讲话的时候要不要搭地台呢?后来我们同事会搭一个台子,但只有20公分,就是一个台阶。

这保证了什么呢?保证最后一排人都能看见主讲人,但是,主讲人并没有站在讲台上的感觉。为什么?因为百人的活动最重要的是亲密感,就是我们促膝谈心,虽然有一百人,但是我们是一伙的,我们是一个家宴,一个聚会,我们需要谈谈心。

这是百人的活动。

到500人,我们很多线下课程都有,大家来了,像这样促膝谈心的感觉就没有了。我个人认为核心解决的是干货感。我有收获,我来了,我带走了东西,我觉得这8小时,4小时没白花,主要交付的是大家能带走的东西。

一千人左右的活动,解决的主要是参与感。大家来了,这事跟我有关,我是其中一份子,我不是随随便便看热闹的。就是这种参与感要解决的,所以为什么我们千人的活动往往在场外要搭秀,要搭展位,合影的地方,拍照的地方,大家互动的地方等。其实不是为了展示品牌,而是为了让大家有事干。

而5000人以上,在任何一个城市,公安报备的时候都叫大型活动或超大型活动。这种活动需要的是什么?我认为用户需要的是一个仪式感。因为万人的活动从哪种角度来讲,感受都不如看直播,你看到的画面很漂亮,也可以躺着看,但为什么还要来现场呢?你要交付一个特定的仪式感。

对我们来说,这都是活动,给你一个好内容就完了。

但从用户的角度,你得有同理心。用户在不同时间参与不同规模的活动,坐在同样的位置上,感受和需求完全不同,而你能不能感受到用户到底想要什么,这就特别的重要。所以这是我在今年筹备跨年演讲特别强烈的感受,很多时候不可兼得,很难同时给到。

罗胖有一个能力,一秒钟变小白。比如说我们说某一句话的时候,他有时突然说,不对,回去,我跟你说,这片子在现场感觉是不错的,但是看直播的用户是没有感觉的,我们没说清楚,我得再重新捋一遍。

现场有一万人,但是看直播的有好几百万人,我的交付要满足着几百万人,这行了吧?他说不对,看直播的有几百万人,但从长尾来看,1号之后看这个内容的还会有上千万人,他已经没有那么时间点上的感觉了,已经不是在跨年夜看了,那么这个信息对他有没有用,有没有价值,是不是我们得考虑长尾用户的需求。所以这种同理心,甚至你筹备每一句话的时候,你都能体察到现场用户、直播用户、非直播用户不同时间点里面的不同场景里面的这种需求和感受。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强的能力,所以这一点是我特别想出来的,它不仅是《时间的朋友》用得上,我觉得对我们所有的工作,尤其是涉及到跟人打交道的工作,这种同理心都非常重要的。

你千万别觉得我们是做的活动,我们是对市场交付了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叫做跨年演讲。说句大话,我们在用户的支持之下,我还没有看到任何一个知识类跨年演讲从仪式感的交付上和产品完备上能超越《时间的朋友》,这就是这套产品经理的心法。

另外关于票房这件事,我反对不卖票,因为买票时真是的用户反馈。我们准备了一万多张票,本来时觉得会卖的慢,准备了一个多月的运营活动,没想到36小时就卖完了。虽然我们在运营商扑空了,但是36小时卖完这件事给我们极大的反馈。商业上的成立,不见得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获取真实的反馈,形成良性循环。

对于时间的朋友来说,每年举行之前,我都要看两个东西。

第一,扭头看跟风者在做什么。

这不是为了说我们要打败他们,没必要,各人做各人的。但我想说,你会有一些手法或者有一些形态会被模仿。被模仿不怕,怕的是什么呢?因为被模仿,这些行为常见,所以它变得去魅了,变low了,我肯定不会提供给我的用户。

另外建议搭建看一看历届巴菲特和芒格的股东会上的对话,就是两个老头每年坐下来聊一聊回答问题。但是越来越贵,门槛越来越高。我们要在这两者之间艰难做平衡。

我每年在跨年演讲开始之前的筹备上,都会有新成员加入。每次都有人提出来我们今天是不是能这个,明天是不是能那个。我不是反对大家创新,但是你开口说这个创新之前,你先想一下,我们有没有维持住我们的核心交付点的稳定。好的产品是什么?好的产品就是在不确定的时间给大家确定感,这就叫好产品。我们的跨年演讲也是这样的,所有的创新应该给予我的确定感不变。在这个基础上,在核心交付之外,我给用户一些新的感受,不断优化。

罗胖主要讲了3个管理:

  1. 地皮管理。因为只要你做产品,你跟陌生用户交流的界面极窄,你要像房地产商珍惜地皮一样珍惜每一个位置。
  2. 体验管理。
  3. 耗散管理。当一个信息穿梭在社会当中,它会被替换成什么东西。